逆城镇化Skr什么意思?

    文章葡京游戏注册: 发布时间:2019年01月18日 点击数: 次 字号:

引言:今年全国“两会”期间,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在参加广东代表团审议时强调:“一方面要继续推动城镇化建设。另一方面,乡村振兴也需要有生力军。要让精英人才到乡村的舞台上大施拳脚,让农民企业家在农村壮大发展。城镇化、逆城镇化两个方面都要致力推动。城镇化进程中农村也不能衰落,要相得益彰、相辅相成。”

 

什么是逆城镇化?

   “逆城市化”是相对于“城市化”而言的。“城市化”是一定区域的政治功能、经济功能、文化功能、社会功能以及居住和消费功能向城市聚集。在这些聚集过程中,一个突出的现象是农村人口向城市转移。“大城市化”的必然结果是愈来愈强大的聚集效应,同时也带来了聚集空间趋近极限和难以持续的种种“城市病”。当城市的发展到了一定极限,就得调整和优化城市的功能结构和空间结构,由此,中心城市的各种功能,比如政治中心、经济中心、文化中心以及居住和休闲娱乐等功能纷纷向有条件的中小城镇及乡村分解。这些功能分解就是“逆城市化”。

   逆城市化,是指由于交通拥挤、犯罪增长、污染严重等城市问题的压力日渐增大,城市人口开始向郊区乃至农村流动,市区出现空心化,以人口集中为主要特征的城市化由此发生逆转。

 

中国是否出现了逆城镇化现象
   我国的城镇化空间发展不均衡。具体来说,一是在经济发展较快地区,特别是东部的三大城市群,以及中西部的成渝城市群、武汉城市群等地,城镇化率已经超过70%,达到或接近发达国家水平,在这些地区出现了逆城镇化是正常现象,也就是出现了城镇居民的居住、就业和消费向农村以及周边小城镇转移的现象。
   其实发达国家城市化率超过70%以后,也会出现逆城市化的倾向,这是城市化发展的必然规律所造成的结果。
 
逆城镇化有哪些表现?
   首先是居住的逆都市化。特大城市由于控制人口,减少住房供给,特别是减少与外来人口有关的中低收入人口的住房供给。这实际上造成在整个特大城市主城区内,房价上涨成为突出问题,因此人们居住就要选择房价较低的地方,也就是距离特大城市主城区较远的地方。
   比如,2008年北京五环内新建商品住宅成交量占比为42.9%,而到了2016年,92.3%的新建商品住宅分布在五环以外,甚至远郊区的六环以外的小区占比也已经达到25%。廊坊、三河、燕郊的房价上涨正说明了北京住房的郊区化。
   另外,当城市居民选择住房时,也存在多样化的需求和消费升级的特点。例如在城市的主城区有房,但价格较贵面积较小。现在很多人会选择去郊区买二套房,空间大。在远郊区购买住房是寻求生活空间的反差,离开水泥森林高楼大厦,去郊区和农村的绿色生态中过周末度假,已经成为都市居民的生活时尚。所以住房的郊区化和消费升级以及需求变化,也推动了地产的郊区化。
   其次是工业远离城市。过去计划经济时代,我国处于工业化的中前期,全国各大城市主城区都以工业为主,在城市中心的街道里都有一些不同规模和不同所有制的工厂。当城镇化率达到50%以上后,随着城市人口密度急剧升高,人们意识到工业会带来环境污染、噪音污染。工业由于承接了大量的外来农村人口,他们的居住和消费问题因城市成本高,只能向成本较低的近郊区和远郊区迁移。
   工业远离城市的另一个特点是工业对用地价格的敏感度较高,而服务业有赖于人口密度的提高,可通过规模服务提高收益,可以承受城市主城区的高地价和高房价。所以工业会远离城市向近郊区和远郊区发展,这也是城镇化进程中的普遍规律。比如北京首钢搬迁,上海的各类弄堂工业企业也都基本离开市区,这就是在城镇化发展一定阶段的必然表现,也是发达国家在城市化进程中的普遍规律。
 
结语

        在讨论城镇化和所谓逆城镇化时,有两大问题需要特别关注。一是城市如何扩容并促进城乡互动发生。对城镇化发展要有足够的历史耐心。要尊重城市发展规律,既不搞强制性的城镇化,也不搞抑制性的城镇化。城市承接人口转移能力需要逐步提升,政策要跟着农民选择走,跟着城乡发展的步伐走,要促进城乡要素双向流动。有些看似促进城镇发展,看似保护农民利益的措施,实际上在阻碍四化同步协调发展,最终也阻碍城镇与农村的共同发展,对可能带来负面影响的政策要及时甄别,及时纠偏。二是城市经济的长期健康发展问题。当城市发展到一定阶段时,就业和产业发展等问题会接踵而来。当出现危机征兆时,不是一些人想象的城市变盘时由农村接盘的问题,甚至通过所谓可逆城镇化维系社会稳定的问题,我们不能用农业思维来化解城镇化问题,因为发展到城市经济高级阶段时,城镇化的路径和结构体系本身就是不可逆的,我们只有始终实施积极有效的城镇化,发展健康的城市经济体系,丰富和完善社会经济和国家治理体系,不断提升城市治理水平,才能从根本上长远上寻求解决之道。